All in USA

年关将至,不觉又一个春秋。Neil Young老当益壮刚发了新专讲他在亚马逊上买个了个机器人的故事,赵雷不声不响发了他的《无法长大》开始卖起了唱片。冬天的风还在一直地吹,然而几场雨后加州依稀可见连绵起伏的新绿,好像春天已然迫不及待地想要发出她的新声。若来一场天街小雨,便可呼朋唤友,竹杖芒鞋走遍优胜美地,访造化之幽远,悟世道之艰险。 已经习惯了每年年末在自己这片后花园里自说自话除除野草种种新草,回味这一年发生的点点滴滴的事,一则温故知新,二则以文为志,来者皆可指摘一二,仿佛在无人问津的路口竖起了一块路牌,上面写着:流浪人,你若到2016......

第一日

见到纽约的第一眼感觉就回到了上海

走在第五大街的一个抬头的瞬间以为是南京东路的昨日重现

公共交通虽然发达但设备陈旧环境又脏又乱

沿着铁轨蹿走的老鼠就是这个城市腐坏黑暗的罪证

永远无法理解的现代艺术的陈列与日新月异的城市建筑群达成一致

我们逛遍所有奢侈品商店,只为寻找一个卫生间…

A week ago, my college friend Yong commented on an old tweet I posted in my personal Wechat's Moments almost a year ago. The tweet was about the mixing thoughts I had when I received an email letter from Futureme.org. That was the first letter I wrote to myself in the form of saying a hi to yourself in one year…

一进入三月整个人变得异常的敏感,对时间流逝的知觉、细节的关注、生命的体验都达到了一个很久没来过的高峰。三月十三号,从冬令时切换到夏令时,第二天照常七点起床,打开百叶窗一看,东方还将晓未晓,于是静坐窗前,欣赏一场久违的日出。世间还有什么比黎明前的自我觉醒更令人振奋,更值得人庆祝。气变悟时易,不眠知夕永。陶渊明的这句诗放在任何一个季节轮转的节点都令人感慨万千。再则,三月的加州烟雨飘摇,在皮肤的毛孔间想起南国的潮湿,雨季,还有打着伞或拿着苹果寻找着命运的姑娘。可突然又一个晴空万里,落英缤纷,仿佛一次小调到大调的调性转换。

初到美帝,目睹美帝苛税猛于虎、市区无人住的水深火热的生活,不禁感叹我大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可是话又说回来,这是个吃人的社会,这也是个盛产羊毛的国家。地理学得比较好的同学立马就问了,要论羊毛,当数澳大利亚这个“骑在羊背上的国家”,人家美帝排老几。诚然,要论纯天然羊毛,自然望尘莫及,但要论资本主义羊毛,我想要以美帝马首是瞻了。《论语》颜渊问仁,颜回感叹曰:回虽不敏,请薅斯羊毛矣。他为什么如此感叹呢,因为孔子跟他说了如何周游列国薅帝国主义羊毛的经验。吾虽不才,愿效孔子矣…

2016年1月22日,我拥有了人生中第一辆车。

车型是2016 Corolla LE, 白色外观,灰色内饰,带倒车镜头,最后成交出门价$17749,在Palo Alto的Magnussen’s Toyota完成的交易。

因为在买车过程中一直在网上找前人的经验分享,比如车的评价,车的最后真实出门价,和dealer砍价的技巧等等,对于一个从没开过车更没买过车的新手来说,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参考资料,所以我就想把我这次的经历分享给未来可能需要这些经验的朋友们。

这个大概可以分为三个问题:是否真的需要买车?买什么样的车?如何买车?…

又到一年年末时分,由于圣诞节去Grand Canyon和Death Valley玩了五天,todo list上也堆积起了一堆过期的任务,其中非常显然地看到优先级最高的“写年度总结”。这个习惯应该是从去年的第一篇年度总结滥觞的,因为它能让我把这即将过去的一年里发生的重要的事,值得一提的各种东西都一一回顾并记录,当然也能当做未来的备忘录来用,还是非常有用的;当然也有人会把各种社交网络当做他们的日记本,不管大事小事都往上面发,可这些状态往往太过分散无法聚合成关于一个人一年的故事。人总要写点什么的,无论是为自己还是为别人…